港珠澳大橋政府立場[[急]]

港珠澳大橋的政府立場是?

THX

1 個解答

評分
  • 8 年前
    最愛解答

    政府本來對建設港珠澳大橋立場鮮明, 態度積極. 但不幸在 2011年4月18日,香港高院裁定香港環保署批准的環保報告無效,理由是:環保署長批核的環評報告,欠缺關於空氣質素的基線評估,未能符合港珠澳大橋研究概要及技術備忘錄的要求。如果訴訟到此為止,政府想要繼續推進逾700億港元的港珠澳大橋項目的建設,只能修改環評報告。此即所謂“一名老婦喝停一條大橋”,對此,國內媒體紛紛肯定香港這套充分保證公眾參與公共工程規劃的制度,並讚賞香港司法獨立,尊重程式正義,讓“民告倒官”成為現實。知名評論人陶短房聲稱,哪怕朱老太這種做法是在“挑刺”,政府和有關部門也理應對這種“挑刺”做足預案。88億的工程損失固然可惜,但這筆賬不能算到“香港老太”的頭上,更應該追究有關機構的責任——若非有關決策部門在立項、評估、決策過程中還不夠慎重,怎會被“挑了刺”?對此,香港政府需要反思。不過,果真是“香港有關機構的疏失”嗎?逼停大橋”更大程度是“政客搞事”. 如果說,朱老太僅是擔心居民健康受到影響才提出訴訟,而未考慮到“逼停大橋”有什麼影響,作為一個弱勢的老者,倒也無可指摘。然而,上訴庭判決政府勝訴後,在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朱老太卻表示她本來無意打官司,是“其他人著她打官司”,而她不知就裡,稱自己是個“傻婆”,也不知道會牽連到那麼多人失掉工作,“心裡感到很不安樂”。朱老太的這番話,使在4月份就已出現的“政治陰謀”說再次發酵,很多人質疑,朱老太“逼停大橋”的這個訴訟,是香港公民党一手策劃的。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朱老太會打這個官司,與她的一位身為公民党成員的“乾女兒”有很大關係。在瞭解朱老太對大橋潛在的環境危害的看法後,公民党建議朱老太申請法律援助對環評報告提出司法覆核,進入訴訟後,為朱老太代理打官司的律師,也正是公民党的執行委員黃鶴鳴。許多批評者聲稱,公民党有“包攬訴訟”、“教唆打官司”的嫌疑。《太陽報》就稱,“逼停港珠澳大橋”造成成本急漲還在其次,令人擔心的是在一拖再拖之下,港珠澳大橋建成後可能已是明日黃花——隨著內地發展的日益迅速,港珠澳大橋建成越晚,對維持香港轉口地位的作用就越低。而更讓人覺得悲哀的是,其他大型基建也好不到哪裡去。曾蔭權上任之際曾雄心勃勃推出十大基建,可惜在各方面阻撓之下,磨磨蹭蹭,拖拖拉拉,如今其任期即將完結,真正動工的只有港珠澳大橋、高鐵、南港島線及啟德郵輪碼頭,其餘不是仍在紙上談兵,就是束之高閣,甚至無疾而終。香港的一些“反對黨”,已經成為“反對擋”,不管是什麼問題,“逢政府必反”,即便是純粹的民生議題,也往往“有殺錯,無放過”。就目前的情況看,香港的泛民主派對整個香港的經濟建設性非常有限,甚至似乎可以說破壞性高於建設性。對政治內耗造成整個香港競爭力衰退的擔憂,也早已在港人中普遍蔓延開來。不僅朱老太的街坊鄰居不滿意其逼停大橋的舉動,甚至連她的兒子兒媳也對其做法表示反對。對於公民党,民眾更是直接用選票來表示他們的失望。在去年11月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中,公民黨派出多達四十一人參選,但僅有七人當選,得勝率僅一成七,比原有議席少了五席,而且得勝的全為現任議席,三十名新人及多名党領導層全部落敗——堪稱本次選舉的最大輸家。其中,朱老太代表律師黃鶴鳴更是以落後一千五百票的成績慘敗。普遍認為,在大橋問題和菲傭居港權問題上的立場與民眾有偏差,是公民党此次慘敗的最重要原因.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