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匿名 發問於 文學及人文學哲學 · 10 年前

I-subject —I-object 理論

什麼是I-subject —I-object 理論?

2 個解答

評分
  • 10 年前
    最愛解答

    I-subject and I-object網誌分類:哲學與知識 | 網誌日期:2006-09-14 05:23對一些先驗主義者來說,範疇是認知/存在之可能條件。它說明了世界展開之法則性,而說到最後,必歸結至分化性之本源,即此認知主體如何開展其原基性的區分──比如邏輯中的成文系統之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而又以排中律作為起點──軌約性原則,以說明認知活動的形式條件。但形式條件始終未能觸及分化活動的本源。因此德國觀念論不斷希望克服康德的困難,首先費希特(J.G. Fichte)以self-reflection的方式來處理此分化之本源問題。費希特以之我是首先向外投注,然後從對象中折反而發現自己,此逆反活動正是同一律A=A的呈現。雖然在顯現層面存在著兩個A,但二者其實是一;而二者即一之二者正正是分化活動自身的形式。當人”Say I”的時候,必待經歷一周折,就是將原來對自我的形容抽掉(例如性格、身高…),僅僅剩餘一形式之我,故當自我”Say I”,即I=I or A=A。通常我們認為人之自覺自己,乃在一種自反活動中。但費希特卻評這種自反活動為自我存在的基礎。他發現如果將self-consciousness看作reflection(一如照鏡),則須預設意識之存在,然後經reflection而認知自己,所以reflection仍是後設的,非本源之思。一如我們要認識自我,須positing自己為一I-object,然後反溯出一I-subject來;但是此I-object/I-subject之區分已經預定了I之存在;所以reflection theory仍未觸及原初的發生。它是一種recognition多於存在論的。Reflection theory預設了有一I-subject永遠隱藏其後。但費希特的困難仍是動力的問題,為何此自我會在一周折之迴轉活動中必定會迴向其自己而發現其自己呢?追溯至古希臘,亞里士多德曾將動力因與一目的因流合起來,構成一發展性體系。動力因是活動,是生成的一面,而目的因指存在之完成,是存在一面。於是其程式轉變為identity=activity。同一性是存在一面,而動力是活動一面,二者正正是自我存在的兩面相──思想之反思者與存在實體。先驗哲學的優勝處,在以互倚互持的方式解決了境不離識,唯心所變的唯心論傳統。但是,此互倚互持之結構,比如時空形式,先驗範疇等,然後先驗哲學必須說明此先驗主義為何會進入分化,因分化而掀起認知活動。黑格爾是承接康德的I think問題前進。Tram Deduction 2nd edition中康德談到I think 其實只是一thinking activity,並非實體之我。黑格爾即將此insight移植入他的精神哲學。黑格爾強調,Activity的本質只有當它作用之時,它始存在。而這thinking activity當其發生作用之時,便是thinking的呈現。就外延而說,thinking的功用是to judge in concept。〔德文Utalung即判斷意即區分〕;黑氏更將區分性(分化性)引申為determination negation。於是黑氏看準thinking activity這特殊的本質──區分而關連,便開出一套精神自身展示其自己的軌道來──即是精神哲學的邏輯學部分,而此邏輯向世界開展,即形成精神現象學──主觀精神,客觀精神,絕對精神。Thinking activity為一限制性,否定性活動之區分力,它最根源之區分其實是自我的區分。此思維活動對其自己思維之時,即是無條件的自我認識。區分是此活的作用,而此作用不向外撲而對其自身區分的時候,此活動存在(呈現),好像存在一時併起而發生。所以Negation(turn back)/return,回溯至此活動之自己,一identity乃成立(思維活動存在)。黑氏由I-think之本質追溯至活動之作用於其自己乃本源之思,同時自我意識(純綷)才第一次確立其Identity(存在者)。這裏的呈現必然是original的,不假外求,如果投之於神的創世紀,此亦創造之發生。所以黑氏的本源之思可直通神學的。

    2011-08-08 16:35:31 補充:

    你係唔係想要KEGAN'S SUBJECT-OBJECT THEORY?

    2011-08-08 16:37:35 補充:

    意見區~~~~~~~~~~~~~~~~~續寫!!!!!!!!!

    2011-08-08 16:38:45 補充:

    黑氏再細緻分析下去:

    Thinking activity是在其自己之存在,尚未作區分;當它尚未顯露其自己而確立為一identity的時候,它其實是處於一抽象普遍性之狀態。思維之自我等同(A=A)仍然是抽象之普遍性,只有當此純思“離開自己“,對其自己作出區分活動的指向,而此指向又剛好回轉向其自己而印合為一自身等同性,則此純思之A=A,才獲得其具體性(真實實現出來)。黑氏於是追問此純我之第一次發生之可能性。

    2011-08-08 16:39:03 補充:

    黑氏認為I, I-subject, I-object三者應是統一的。首先thinking activity自身並不能稱得上為一存在者。同樣I-subject亦非一獨立自存者;只有當區分活動向其自己作區分的時候,I始第一次呈現,並此I兼備了I-subject, I-object,兩端,這視乎意識之擺向,向外則見I-object;逆之則見一I-subject;再兼二者而倒映出I-think這activity來。

    2011-08-08 16:39:31 補充:

    此純思原初並無對象性(I-object並不呈現);惟在它將此區分活動投向自身的原基動作中(negation of negation=self related)於是凸顯I這Identity出來。

    依程序而言,此純思活動apply於自己(區分化),首先產生I-subject, I-object之二元性,再從此二元性作negate而得出I think這Identity。

    理性自身顯露的意義在自律性與自由性,實全是自在自為而無條件,跟外在因果律事象不同。自由被界定自決自限。I think便成為original給予性。

    2011-08-08 16:39:56 補充:

    順序言之,“I”一旦成立,立即分化為I-subject, I-object。由於I-s, I-o之分化,始開出對象性(for-itself)與主體性(in-itself)兩邊,更重要的,對象之對象性首次出現(objectivity),Reason離其自己而顯示其自己,必然是二元性的。

    邏輯學的推衍方式是先求確立一種普遍性,然後點出其偏面性,於是作出Negation 而提昇至更普遍的普遍性,(相對而求統一)。這推衍是依循著Identity and Difference(聯結與分化)是同一自我的統合。

    2011-08-08 16:40:02 補充:

    傳統哲學將Identity and Difference 劃分開,形成概念化活動;而概念化活動必是偏面的普遍性;唯有將其偏面性向前推演,層層揚棄,……而對顯出此中永遠有一種綜合活動超越於概念活動之上。此綜合活動本源上是I think的自身顯露的目的性──誰其自己而認識自己。

    價值世界乃精神開展出來,此精神實體自限自己而以理性自己為對象,逐漸開展出不同的價值領域。此不同的價值領域必然滲入理性的軌跡。

    精神乃即存有即活動者,它以negation of negation 之方式開展出來。

    2011-08-08 16:45:16 補充:

    Jack見到Tyler(I-object),就彷彿看見自己(I-subject)。直至Bob的死,他開始明白,並無法面對這樣的自己,給世界帶來很多不利,更重要是開始意識到Marla的重要性及這樣子會給Marla帶來的傷害,Jack欲將Marla和世界從自己的幻想拯救出來。自己與自己決戰。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redirect.php?tid=2...

    2011-08-08 17:00:04 補充:

    Jack見到Tyler(I-object),就彷彿看見自己(I-subject)。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redirect.php?tid=2...

  • 9 年前

    thank you very much , it is so detailed ! I can understand now :D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