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愈 鱷魚祭文的語釋

我想要韓愈 鱷魚祭文ge語釋

要快

10點

文章如下

《祭鱷魚文》韓愈

維年月日,潮州刺史韓愈,使軍事衙推奏濟,以羊一豬一,投惡谿之潭水,以與鱷魚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澤,罔繩擉刃,以除蟲蛇惡物,為民害者,驅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後王德薄,不能遠有,則江漢之閒,尚皆棄之,以與蠻夷楚越,況潮嶺海之閒,去京師萬里哉?鱷魚之涵淹卵育於此,亦固其所。

  今天子嗣唐位,神聖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內,皆撫而有之。況禹跡所揜,揚州之近地,刺史縣令之所治,出貢賦以供天地宗廟百神之祀之壤者哉?

  鱷魚!其不可與刺史雜處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鱷魚睅然不安谿潭,據處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種其子孫;與刺史抗拒,爭為長雄。刺史雖駑弱,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伈伈睍睍,為民吏羞,以偷活於此耶?且承天子命以來為吏,固其勢不得不與鱷魚辨。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不然,則是鱷魚冥頑不靈,刺史雖有言,不聞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聽其言,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皆可殺。刺史則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以與鱷魚從事,必盡殺乃止。其無悔!」

1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祭鱷魚文--韓愈

    唐 韓愈

    維年月日,潮州刺史韓愈,使軍事衙推奏濟,以羊一豬一,投惡谿之潭水,以與鱷魚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澤,罔繩擉刃,以除蟲蛇惡物,為民害者,驅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後王德薄,不能遠有,則江漢之閒,尚皆棄之,以與蠻夷楚越,況潮嶺海之閒,去京師萬里哉?鱷魚之涵淹卵育於此,亦固其所。

    今天子嗣唐位,神聖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內,皆撫而有之。況禹跡所揜,揚州之近地,刺史縣令之所治,出貢賦以供天地宗廟百神之祀之壤者哉?

    鱷魚!其不可與刺史雜處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鱷魚睅然不安谿潭,據處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種其子孫;與刺史抗拒,爭為長雄。刺史雖駑弱,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伈伈睍睍,為民吏羞,以偷活於此耶?且承天子命以來為吏,固其勢不得不與鱷魚辨。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不然,則是鱷魚冥頑不靈,刺史雖有言,不聞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聽其言,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皆可殺。刺史則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以與鱷魚從事,必盡殺乃止。其無悔!」

    譯文:

    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剌史韓愈指派州衙軍事頭領秦濟,將一隻羊、一頭豬投入惡溪江水中,讓鱷魚上來食用,並當場警告鱷魚:

    早時候,先王奪得了天下,治理所有山川湖泊,把那些為害百姓的毒蛇惡蟲猛獸,全都驅趕出國境之外。後來的君王因德行差,導致國家能直接管轄的區域 大為縮小,一度連長江、漢水一帶都被少數民族佔去了,像潮州這樣遠在南嶺之外、南海之濱、距京城萬里的地方,就更無法顧及了!在那種情況下,你們鱷魚居處在潮州一帶,生息繁育在水澤之中,尚屬情有可原。而當今天子繼承大唐皇位,英明偉大,威嚴仁慈,朝廷早已恢復了對全國各地的管轄權,再也沒有那個地方可以任由他人胡作非為了。就拿潮州來說吧,它本是大禹到過的地方,原先也是揚州所管轄的屬地,國家早就派了州、縣官員進行管治,這裡是堂堂正正向朝廷繳納賦稅、四時照常祭祀百神的一片王土,豈能容許你們這些為害生民的鱷魚與本剌史混雜在一起!

    本剌史秉承天子之命,前來潮州鎮守疆土、管治百姓,而你們這些兩眼鼓突、不知好歹的鱷魚,不是老老實實呆在溪河水潭之中,而是四處逞兇殘害人畜,只為吃肥自己與繁育後代,膽大包天,竟敢對抗本剌史,妄想與本剌史爭高低。本剌史即使軟弱,也決不會在你們面前低頭,對你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任由你們繼續作惡,就等於願意受潮州百姓與官吏恥笑、在這裡有如行屍走肉!更何況本剌史是皇帝派來的官員,所以,一定要向你們這些鱷魚說清楚。

    鱷魚們:如果你們識相的話,我奉勸你們:在潮州的南面,就是大海,那大海無邊無際,無論巨鯨大鵬,還是蝦、蟹與小魚,都可以在那裡棲身。那裡有食物、有住處,憑你們的能耐,早上從潮州出發,晚上就可到達那個地方。現在我與你們約定:以三日為期,盡快帶領自己這些丑類遷往南邊的大海,趕緊避開朝廷派來的封疆大吏。如果三日時間不夠,可以延至五天;五天還不夠可以再延長到七天;七天的時間仍沒做到,那就是要賴著不走,顯然是不聽剌史的話,眼中沒有剌史了。在這裡,本剌史鄭重地宣佈:凡是藐視天子派來的官員,不聽從勸告,不肯遷徙迴避,頑固不化仍繼續為害百姓生命財產者,都在可殺之列。本剌史勢將挑選派出州里有本事的吏員和百姓中技藝高強者,帶著強弓毒箭,對你們這些作惡的鱷魚進行圍剿,直到把你們全部殺乾淨為止。先此奉告,千萬不要後悔莫及!

    譯者注:清代選輯《古文觀止》的吳楚材、吳調侯將韓愈這篇《祭鱷魚文》選入該文 集後,在文後神乎其神地註釋道:韓愈發出這篇討鱷檄文後,「是夕有暴風震雷,起湫水中。數日,水盡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州無鱷魚患。」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