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s 發問於 文學及人文學歷史 · 1 十年前

野史~~~5分!!

求 中史(野史故事) 一篇 (要funny!!)

更新:

要一D著名既人物///Thx

更新 2:

要一D著名既人物///Thx

1 個解答

評分
  • ?
    Lv 7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道光年间,直隶青县有个书生姓姚名纯字纯强,是本县有名的秀才。无论品行学问还是为人处世,都被人们啧啧称赞,为人们所景仰。因而他也就有些自负,无论县里有什么大事小情,他总好出个头讲个直理。有一年,县里派下来一桩徭役,要各价各户出民夫修运河,没有劳力的可以出钱出粮。城里几个管事的一合计,觉得这样摊派不公平,就一起去找县令讨价还价,可是县令始终都不吐口。几个人回来就去找姚纯想办法。想来想去都认为应该把事情反映到总督那里去,让总督大人给裁决。于是就联名写了一份诉辞呈到总督那里。因为姚纯深孚众望,有人提议把他的名字写在最前边的第一位,姚纯自己也认为这是为乡民出力的时候,他毫不客气地当仁不让了。谁料到直隶总督和清县县令是亲戚,极力袒护知县。知县有了这个靠山,腰杆挺锝更硬了。非但不给合理解决,还把联名写诉辞的人定成抗税不交的罪名,要一个一个逮捕入狱。姚纯听到这个消息,吓得连夜逃跑了。

    姚纯一口气跑到河南汲县李家屯的一间小店中住下来。这一住就是一年多,带出的银子都花光了。家里的情况又打听不到,也不敢贸然回去。渐渐地欠下了店主人的店钱。小店主人心内焦急,不住地想:这人总这么住着,既没有银子也没有进项,我这小本经营可架不住一个大活人这么坐吃山空。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不是白白地搭进去吗,可让我去哪儿要呢?于是就频繁催促姚纯赶紧想办法还房钱,不然就再也不要住下去了。

    姚纯每天让店主催得心烦意乱,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常言说虱子多了不咬账多了不愁,姚纯想不出来钱的办法,干脆到村外去转一转,看能不能碰上点什么事情干干。于是他信步走出村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平时是从不出村的,白天黑夜总躲在店里看书。今天走出村来一看,这小村外的风景还满不错的。小村的西北有一溜山冈,从西向东一条小河流水潺潺,村子东面是一条通南通北的官道,这个地方还真有点风水……看着看着,忽然一个念头爬到脑海中来。他急急忙忙跑回店中,找到店主人说:“掌柜的,我欠您的钱这我知道,可是我想还却没有办法,要走又走不了。一下子陷到进退两难的绝境了。现在,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您肯不肯帮我一把?”店主人用狐疑的目光看了看他,说道:“只要你能还上我的银子我肯定是要帮你的,不知你有什么办法?”姚纯听他这么一说,想到有门,我还得再引逗引逗他。他显得很有把握地说:“我算好了,这个办法搞成了,就可以得一千两银子,到时候全都归你。”店主人睁大眼睛说:“能有这么好的事?你快说是什么办法?”“你有地产没有?”姚纯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把店主人问了个大睁眼,他吞吞吐吐地说:“有倒是有二亩,可土质不好,就在村西头,你问这干嘛?”姚纯听了微微一笑,就把自己的计划跟店主人悄悄地说了一遍。店主人听了也觉得是个办法,点头表示同意,两个人就动起手来。

    店主人悄悄地挖了两大筐黄胶土担回家,先洇上泥窝,然后和成硬胶泥。姚成就凭他的聪明,自己动手捏塑了一条土龙。捏好以后,小心翼翼地搁置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晾干。等了一个月黑天,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土龙抬到那二亩地里,按照找好的地势把土龙埋入地下,地面上弄得和原来的一模一样。

    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以后,姚纯就到附近几个村子转来转去。有一天他转到黄家村,在村东有一片坟地,离村有五六里,占地面积约有十来亩,大小坟头几十座,排列整齐,错落有致,很是壮观。靠路边还有看守坟茔的土房五间,只是没有石碑、石狮、石桌、石凳等显示身份的东西。看了这些,姚纯就围绕着这片坟地转了三圈,故意显出一副惊奇惋惜的样子,走走停停,一步三回头。看坟的老头心里很纳闷儿,就把他喊住,很有礼貌地问:“先生尊姓大名,仙乡何处,你看这坟地有什么不好吗?”姚纯显得很认真的说:“老人家,不瞒你说,我研究堪舆学看风水有些年头了,走南闯北的没见过这么好的风水宝地。但不知这是哪家的坟茔?”老者说:“这是本村财主黄成富黄老爷家的坟地。您先生有何见教?”姚纯说:“不敢。据我看来,这坟地要是发家岂止百万。只可惜日后恐怕要绝户。”看坟的老头忙问:“那是为什么呢?”姚纯觉得还不是时候,只是摇摇头。老头看出来这先生是有意不说,于是把姚纯让到屋里,一面叫人烧水,一面叫人跑回村去请东家。一阵忙活之后他才坐下来和姚纯聊起天来。这是姚纯求之不得的,他趁这机会和老者山南海北的扯起来。

    说话之间,一阵马蹄声过后,坟主黄成富走进屋来。与姚纯见过礼,就心直口快问起这坟地的风水来,而且特别要求姚纯给他仔细找一找龙脉,看一看怎样才能后继有人。姚纯觉得时机已到,就煞有介事地说:“这块坟地坐北朝南,”一边说一边指手画脚,“北面有一座小山岗,南边是一条大道。这叫坐有靠山,行有通衢,是富家之象。可是山岗后边有一条河,这意味着靠山不稳。”姚纯略停一停,又说:“您府上上两辈子都能出做官的,可是却没做成”他偷眼看看黄成富,黄成富很不明显地点点头。“这一辈改弦更张了,所以富起来了。不过恐怕也就到这一辈了。顶多到下一辈。”经他这么一撇忽,黄成富觉得这先生有两把刷子。他打心眼里佩服起来。于是就邀请姚纯到他家坐一坐。姚纯假说有事,不便打搅。黄成富说:“正要请教,何言打搅!”一个是死乞白赖,一个是半推半就,两个人一同来到黄成富家。黄成富吩咐酒宴摆下,他要好好款待这位风水先生。姚纯也不推辞,他就坡下驴地做起风水先生来。

    宴后,黄成富又留姚纯住下来,把他待为上宾。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姚纯说出补救的办法。姚纯说:“要补救也不太难,不过得破费点钱财。” 黄成富以为他要谢仪,赶紧说:“那没问题,你先生要多少?只要你开口。”姚纯说:“你误会了,不是我要,而是要另找一块地,把最近一辈的老人迁到那里安葬,就可以补救。要买地你不得破费吗?”“那好办,买上几亩地还能用多少。”黄成富财大气粗地说,“从明天起,先生你就去看,看中哪块咱就买哪块。”

    从此,姚纯就由黄成富陪着在周围十里八村的转悠。姚纯就装作漫无目的的先往北,再往西,然后再向南,一连转了好几天,看一块不行,再看一块还不行。不是缺这就是少那,没有一块令人满意的。最后,他们才转到李家屯小店主人的那二亩地的地头上。姚纯手搭凉棚向四周望了望,他故作惊讶地说: “呜呀!这块地的风水怎么这么好啊!”他煞有介事的围着这二亩地转了三圈,接二连三的问:“这块地是谁家的?别看种粮食不行,它可是块眠龙之地,如果在这块地里起坟茔,不只是子孙繁衍,且能飞黄腾达。”黄成富一听,喜出望外,马上派人打听这地是谁家的。

    打发出去的人回来禀告说,那块地是李家屯小店主人的。黄成富立刻带着仆人来找小店主人。还没等小店主人开口,黄成富就把一千两银子往桌子上一放说:“掌柜的,你村西边那二亩地我买了,这是一千两银子。”小店主人说:“那二亩地是我祖上留下来的,我现在就只有这二亩地了,准备留着做坟地的,根本没打算卖。”黄成富死说活说,把价码增到了一千五百两,这才成交。

    小店主人实得银子一千三百两。姚纯仍然继续住在小店里。

    黄成富买了这二亩地,立刻迁坟。在打坑的时候,居然挖出来一条土龙。他怕伤了龙脉,又请姚纯来给他看看应该怎么办。姚纯微着这一片转了两圈,说道:“你把坟坑往前挪,千万不要碰了龙头就行了。”

    大约过了三个月,姚纯从客人嘴里打听到青县的官司已经没事了,原来的知县已经调任走了。他立刻辞别了小店主人回青县去了。

    又过了二十年,姚纯正在家里闲坐,忽然家人禀报说河南两个黄姓少年求见。姚纯很纳闷,咱在河南没有亲戚呀,两个少年是谁呢?他来不及思考,说道:“让他们进来吧!”两个少年进了客厅见了姚纯,跪下就磕头同声说道:“恩人伯父在上,请受小侄大礼参拜。”姚纯端详着两个男小伙子问道:“你们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们。”其中一个人说:“我们弟兄二人是河南汲县黄家村人士,二十年前,伯父给家父看风水之后,我们哥俩同中乡试,今年赴礼部会试。行前我父亲一再叮嘱,北上京师,一定绕道青县看望姚先生。”说罢让人抬上礼品。姚纯这才想起黄成富,这两个弟兄就是他的儿子。于是把礼品收下,热情款待了一番。走时又送了些盘费……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