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力怎樣使我們積極生活?

壓力怎樣使我們積極生活?

2 個解答

評分
  •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何謂壓力

    壓力一詞,尤其用英文說Stress是一種流行,但是正如同任何一種流行一樣,每個人都聽說過它,但對它的真實面貌卻一知半解。假設我們要求你追蹤你在一天過程中體驗的所有情緒。你可能報告你在許多短暫期間分別感到快樂、哀傷、憤怒、輕鬆等等。然而,有一種情緒人們通常報告這對他們大多數的日常經驗而言就像是一種背景噪音,這就是壓力。一般都認為壓力就是精神緊張,所以美國人一年要吃掉五十億顆以上的鎮定劑來消除緊張,再服用五十億顆的安眠藥來入睡,然後再服用五十億顆安非他命來使自己顯得神采奕奕。壓力其實是人體對任何需求所表現出來的一種反應,所以日常生活中身體所需承受的任何負荷或消耗,均可視之為壓力。從這個角度來看壓力並非壞事,因為人體的運作本來就是各種壓力的承受與排解,壓力會使人更具生命力,或在壓力之下激發潛能而表現更好。壓力之所以危害人體,是在壓力過大,或持續過久,或次數(發生頻率)過多時,尤其當壓力集於某一特定器官或機能時,危害更大。

    大部分人對壓力有如下的誤解:

    (1)壓力是不安而已。

    (2)壓力全都源自於不如意的事件。

    (3)壓力是全然有害的。

    而事實並非如此。

    壓力這個名詞該如何界定,目前並不一致,不同的研究者根據他們的研究取向而有不同的定義。多數學者認為,壓力的定義可歸納出刺激、反應及互動等三種取向。以下則依此方法,分別說明各學者對壓力的看法:

    刺激取向

    採取此類觀點者,係視壓力為自變項,即指外來的壓力會造成個人的壓力反應或緊張。此類定義又可細分為二:一類重視個體對事件的評估,另一類則不重視。前者係以史匹柏格為表率,後者則以荷姆斯及瑞伊為代表。史匹伯格認為,雖然壓力指的是具有客觀危險的生理或心理情境,惟具有壓力的情境只有在被解釋成為「是危險的」之後,才會引起個體的焦慮反應。荷姆斯及瑞伊則表示,壓力是遇到外界事件而失去生活平靜時,個體為了恢復原有適應狀態,而所需花費的精神與體力的總合。所以,不論是金榜題名或是名落孫山均是一種壓力。

    反應取向

    採取此類觀點者,係視壓力為依變項,即指壓力是有害環境的反應型式。而此派的代表人物則為賽黎。賽黎將壓力定義為「個體對於任何加諸於上的非特定反應」。藉著「非特定」,他認為相同的反應模式可經由各種不同壓力刺激或壓力源而產生。所以不論是洞房花燭夜或是愛人結婚可是新郎(娘)不是我,其壓力反應均是一樣的。不過賽黎將健康或愉快的壓力稱之為優壓力(eutress),而將不健康或不愉快的壓力稱之為苦惱(distress)。

    互動取向

    採取此觀點者,係視壓力為中介變項,即指壓力係來自個人與環境之間動態交流系統的一部分。而此派則以拉札勒斯及富克蘭之定義最為著稱。二氏認為,壓力是個人與環境之間的一種特殊關係,被個人視為非自己能力所及,並危及自己的完好性。至於認知鑑別與因應則是決定互動取向的關鍵過程。認知鑑別為一項個人何以視某些情境具威脅性,以及威脅程度為何的評量過程;而因應則關係到使用生理、認知及行為上的策略,以控制被認定為具壓力與併發情緒的情境。

    由於互動取向的定義不僅提供完整的藍圖,並且反應出對所處情境了解、個人特殊反應與因應壓力的重要性,故最被認同。此一定義亦顯示,壓力的基本模式應為:壓力源(stressor)引起壓力而形成壓力反應。不過同樣的壓力源卻不一定會產生相同的壓力反應,此乃係脆弱性具有個別差異存在所致。所以將個人特質視為中介變項,若中介變項是有利的,則會適應良好;反之,若中介變項是不利的,則會適應不良。同時壓力反應本身亦是一種新的壓力源,所以壓力的基本過程尚應包括回饋系統。

    再就壓力基本模式的內容而言,此又可分就壓力源、壓力,個別差異及壓力反應等四方面來談。壓力源可依其層次之不同,將其分為社會長期事件、災害事件、生活改變、生活瑣事及心理因素。而壓力是個人主觀上的知覺,係經由認知鑑別來判斷的。個別差異則可依其重點之不同,將其分為人口變項與心理變項二者。至於壓力反應則依多數學者的分類方法,可分為生理、心理及行為三者

    長期壓力會引發各種的身心反應,如果壓力未適當因應或者身心反應未適當調節,久而久之將傷害神經、內分泌、消化、呼吸、心臟血管、免疫、生殖系統,出現症狀、導致生病。

    一般與壓力有關的疾病包括:

    1.神經系統疾病:偏頭痛、風溼性關節炎、緊張性頭痛、背痛、焦慮症、憂鬱症。

    2.內分泌系統疾病:月經不規律。

    3.消化系統疾病:潰瘍、腸道發炎。

    4.呼吸系統疾病:氣喘病、花粉熱。

    5.心臟血管疾病:高血壓、中風、冠狀動脈心臟病。

    6.生殖系統疾病:性無能、性交疼痛。

    7.免疫系統疾病:癌症、溼疹、蕁麻疹、溼疹、乾癬、過敏症。

    有些人因為上述的身體毛病四處檢查,如果仍找不出身體的病因,其病因可能是出現在心理或精神方面。有些即使出現身體方面的損害,但是其實這些損害也與心理壓力有著密切的關係,管理好心理反應,有助於減少心理對於身體的干擾。所謂「心病需要心藥醫」,要處理身心症狀,就要根本進行心理上的調適。

    現代經常有人說:「生活壓力太重!」為什麼會壓力太重?怎樣消除壓力呢?

    學生認為功課太緊,壓力太重;父母說家庭瑣事太雜,壓力太重;警察覺得任務太多,壓力太重;公教人員不滿上班時間太長,壓力太重。

    壓力,壓力!無論男女老少,都活在生活的壓力中,都感到生活的壓力太重!房客付不起房租,有經濟上的壓力;父母覺得兒女不聽話,有養兒育女的壓力;夫妻彼此間懷疑對方婚外情,有感情上的壓力;菜市場的菜販有生意競爭的壓力;掃街的清道夫也有早起對抗髒亂的壓力。

    其實,生活中外在的壓力很多,例如:失望的壓力、困難的壓力、貧窮的壓力、工作的壓力、疾病的壓力、情感的壓力、人事的壓力,甚至死亡的壓力等等,到處都是壓力啊!

    外面的壓力之外,內心也有許多的壓力,例如:空虛的壓力、嫉妒的壓力、憂愁的壓力、瞋恨的壓力、邪知的壓力、邪見的壓力、仇恨的壓力等;這一切都讓我們感受到,生活的壓力實在沉重喔!

    壓力,也不一定是壞的才是壓力;好的事物也可以成為壓力,例如:擁有的壓力、美麗的壓力、名位的壓力、恩情的壓力、成功的壓力等,真是「天長地久有時盡,壓力綿綿無盡期」!

    有的人感到壓力太重,身心疲累;有的人感到壓力太重,意志消沉;有的人感到壓力太重,想要輕生;有的人感到壓力太重,精神失常。

  • 繼業
    Lv 5
    1 十年前

    留派的壓力及精神支柱

    張家興

    今天,很多香港人已決定移民他去。留下的很多是走不得、無奈、無望的留。但留下的亦有是因為對未來有前瞻,感到留下有意義、有可為而留。公教教研中心於去年夏秋之間訪問了廿四位專業人士,包括社工、醫、教育工作人員,他們當中大部份都有條件走,但卻決定九七後繼續留。他們大部份都沒有、也不打算申請賦予居留權的外國護照。本文整理了訪問稿中部份非常珍貴的片段,用被訪者自己的語言表達他們埋藏心底的感受,作為初步探討,希望拋磚引玉,引發更多討論。整份訪問報告將於年底出版,但因仍未完全整理好,還未經被訪者過目,故姓名暫略。

    留,要對甚麼壓力?

    在被訪者的內心世界,因選擇留而帶來的壓力來自多個方面。歸納來,主要有三:

    一、來自中國政權的壓力

    留,要面對的最大心理壓力是來自中國政權。鄧小平說過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生活方式要由社會制度支,而社會制度又要有政權作後盾。到一九九七,英國殖民地管治從此退出,接手的是數十年來令無數香港人心悸、由中國共產黨執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有變,其他都變得不可靠。

    留港人士最大的擔心是出現極權統治,基本權利——包括言論自由、行動自由、信仰自由一一被剝奪。六四,使很多人修訂了原來對香港未來發展的樂觀想法。正如一位大學社工系講師說:「九七之後,若我仍然決定留港,我要有心理準備:我可能要生活在一個極權統治的社會。這不一定會發生,但卻是一個可能出現的事實,我們不能再用純理性的角度看未來的發展。中國政權為保護自己的權力,可以做出非理性的事情。」

    黨大於國,黨控制一切,「令人有恐懼的感覺」:

    「我擔心將來的工作單位多了一些黨委書記,醫院的主管醫生要聽命於黨。例如有關安樂,黨可能認為一些不治之症延續生命是浪費金錢而要求實行安樂死。這與我行醫的心態相違,會多了一些精神壓力。」(一醫生)

    「將來回歸中國後,可能會失去言論自由。我怕與別人傾談時有人舉報,怕有人查自己過去的言行,怕文革的情況出現在香港,怕一些壓制工作、不容溝通的『亞燦』做上司。」(一社工)

    極權統治固然令人難以忍受,庭內部關係可能受到的衝搫更令人心驚。

    「我發覺共產政權會利用青少年的熱誠及衝動,使他們顛倒是非。我怕我的女兒將來也會顛倒是非。我記得電影『皇天后土』的一幕,那個小孩高呼:不要爸爸,不要媽媽,只要國家!我相信這些情況有可能出現。」(一物理治療員)

    最令人難以接受的,還是內心的那份無能及無奈。為一些沒有社會團體生活的人,這份無奈來得更深、更強。

    「面對中國政府,我有一份強烈的無奈。而在我四週,我感受不到支持。社會不給我信心,朋友的支持也因著移民而遞減。縱有一些不移民的,心理上給我一點兒支持,但仍不足以面對那份無奈。」(一社工)

    二、來自親友的壓力

    已移民外地及申請移民的親人可以為決定留下的人構成很大的壓力。越多親人移居外地,產生的壓力也越大。

    若決定留港的人是家庭唯一有資格移民的人,而其他家庭成員沒資格但又很想移民,這也可以為決定留港的人構成很大的壓力。

    「我的弟弟很想我移民,因為他們因此也可以有機會移民。他們很難接受我的想法,也不明白我為何會有如此的決定。」(一教師)

    朋友、同事相繼離去,都好像在說:你也應該走!

    「有朋友問過我七次。七次我都答:不,我不會移民。」(一醫生)

    「當我知道特別要好的朋友離去的時候,每次我的心都涼了一陣。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七老八十的老人家見到同輩一個一個離去的情景一樣,內心感到一份強烈的孤獨。」(一醫生)

    三、自自己的壓力

    一些被訪者決定留下,有意識地把自己放進一個困局中。這決定背後當然有它的理由,但同時亦構成心理負荷。

    「我不想將時間和青春去換取金錢,然後再用這筆錢離去。我知道我不為自己留後路,是把自己放進一個困局中。但我若為自己開一線安全門,我便不會全力關心和付出。沒有後路,我會死心塌地,全心投入。」(一醫)

    面對挑戰,有它的意義,但肯定也不乏令人卻步之處。

    「我最難處理的是內心的矛盾。我一方面怕香港情況轉差,但另一方面我預了差才留下。」(一醫生)

    「在我的人生追求中存在著矛盾。我希望舒適、自由;但我亦希望做一點自己滿意又不後悔的事,能學以致用。」(一社工)

    留下最大的困難是來內心。摸不透未來將怎樣變化,但卻又要堅持。時勢有變,這堅持是有可能動搖的。到時豈不前功盡廢!

    「有時我反省這留下來的決定,擔心將來的情況可能會很慘,自己可能會後悔。」

    精神支柱

    這我們要探討的不是紓解壓力的方法。當然,想到不必移民外地,因而不必斷送前途,做自己不喜歡做的工作,委屈地做二等公民,固然有點安慰,但卻不足以面對留的壓力。我們要探討的是直接支持留派人士的精神力量。

    一、中國有希望

    縱然很多人對中國現政權有極大恐懼,對未來局勢設想極壞,但決定留下來的人,心底對整個中國未來仍抱有樂觀、有希望的一面。這希望是一個重要的精神支柱。

    希望基礎第一是在中國人民身上。中國不乏有氣節的人。

    「六四,使我對中國更樂觀,因為中國人民有積極、高尚的精神。中國人民有偉大生命情操,中國人民有希望。」(一醫生)

    「中國在轉變。她的留學生吸收了外國的多黨制、民主、學術自由等不同的意識,他們回國工作時,將為中國帶來希望。」(一教師)

    希望的基礎第二是在已經邁出開放腳步的制度上。開放改革的局面已然啟動,難以逆轉。

    「中國近十多年的經濟發展已踏出了不可逆轉的一步。中國一定要向前走。中國未來的民主發展是比較樂觀的。」(一心理醫生)

    開放改革的政策把中國帶進了國際社會。為了要繼續被接納為國際社會的一員,「中國不會太離譜,他們亦要顧及國際形象。」(一社工)

    希望基礎第三是在香港,香港的成功發展對中國有好處。即使中國現政權,也有成功貫徹一國兩制的動機和誠意。

    「在一些基本法具體題上北京採取了寸草必爭的態度,表現出中國對香港的不同意見有所取捨,做成很大的衝突。這樣的爭論證明她還很計較,並準備依據這些規則處理香港的事務。她若不準備依從這些規則,也不會如此計較。中國對一國兩制所懷有的誠意是不需要懷疑的,直至現在還沒有一些事例是可以用來質疑這誠意的。」(一教師)

    「香港保持現況對中國沒有壞處反而有好處。處並不只在經濟上,還在中國統一的問題上。」(一教師)

    二、做人要有意義

    由問「未來的發展對我有甚麼影響?」到問「我要如何回應未來的挑戰才算能向自己交待」,問題已進入了另一個層次。意義的問題就是這另一層次的問題。到這,環境轉變會否帶來痛苦變成次要考慮。

    「在我成長過程中,有意的事都要經歷困苦的。我個人力量有限,但我相信對中國及香港必定能有所發揮。人生不外數十寒暑,若有機緣貢獻自己,生活雖艱苦,但卻有意義。離去,意義會失落許多。」(一醫生)

    2007-03-26 20:43:48 補充:

    三、六四的衝擊六四在天安門廣場上發生的一切牽動了香港人對生命的豪情、及對人生意義的追尋。之前,在這個醉心工作、消費、享樂的社,生命意義問題並未能突進社會生活的主流,亦未成為香港人作重要決定時的主要參考。「六四前,我嘗試說服丈夫申請移民。六四後,我不再想走。六四使我看到人生的目標是什麼。生存而不活出生命,到死那天會後悔。何不做一些自己認為有意義、對周圍的人有頁獻的事!北京二十多歲的學生有捨生的情懷,難度我因怕九七、怕生活水平下降便以為失去生活意義、便要離開?」(一社工)

    2007-03-26 20:44:28 補充:

    「生命在乎質素,不在乎時間長短。我對自己當時未能在北京與學生在一感到有點可惜。若六四那夜我在天安門,也會是最後離開現場的一個。」(一物理治療師)四、做中國人有意義六四觸動了潛伏的民族感情,轟立強而有力的精神支柱。留下,做個中人,嘗試為中國做點事,會辛苦,但有意義。「在五一九講話後,我開始意識自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中國人」。(一物理治療員)「國家無論怎樣也是自己的國家。無論它怎樣貧窮,我也是它的一份子。所以我有必要留在香港。現在不是期待一位偉人出現的時候,而是每一位中國人需要盡一分力的時候。」(一教師)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