敍事抒情的文章

有沒有人找到敍事抒情的文章!!

不用太長.

我想要2篇!!!

1 個解答

評分
  •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東京某晚的事豐子愷

    我在東京某晚遇見一件很小的事,然而這件事我永遠不能忘記,並且常常使我憧憬。

    有一個夏夜,初黃昏時分,我們同住在一個「下宿」裏的四五個中國人相約到神保町去散步。東京的夏夜很涼快。大家帶愉快的心情出門,穿和服的幾個人更是風袂飄飄,徜徉徘徊,態度十分安閑。

    一面閑談,一面踱步,踱到了十字路口的時候,忽然橫路裏轉出一個傴僂的老太婆來。她兩手搬一塊大東西,大概是鋪在地上的席子,或者是紙窗的架子吧,鞠躬似地轉出大路來。她和我們同走一條大路,因為走得慢,跟在我們後面。

    我走在最先。忽然聽得後面起了一種與我們的閑談調子不同的日本語聲音,意思卻聽不清楚。我回頭看時,原來是老太婆在向我們隊裏的最後的某君講甚麼話。我只看見某君對那老太婆一看,立刻回轉頭來,露出一顆閃亮的金牙齒,一面搖頭,一面笑說:

    「Iyada,iyada!」(不高興,不高興!)

    似乎趨避後面的甚麼東西,大家向前擠挨一陣,走在最先的我被他們一推,跨了幾腳緊步。不久,似乎已經到了安全地帶,大家稍稍回復原來的速度的時候,我方才探問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老太婆對某君說話,是因為她搬那塊大東西搬得很吃力,想我們中間哪一個幫她搬一會。她的話是:

    「你們哪一位替我搬一搬,好不好?」

    某君大概是因為帶了輕鬆愉快的心情出來散步,實在不願意替她搬運重物,所以回報她兩個「不高興」。然而說過之後,在她近旁徜徉,看她吃苦,心裏大概又覺得過意不去,所以趨避似地快跑幾步,務使吃苦的人不在自己眼睛面前。我探問情由的時候,我們已經離開那老太婆十來丈路,顏面已經看不清楚,聲音也已聽不到了。然而大家的腳步還是有些緊,不像初出門時那麼從容安閑。雖然不說話,但各人一致的腳步,分明表示大家都有這樣的感覺。

    我每次回想起這件事,總覺得很有意味。我從來不曾從素不相識的路人受到這樣唐突的要求。那老太婆的話,似乎應該用在家庭裏或學校裏,決不是在路上可以聽到的。這是關係深切而親愛的小團體中的人們之間所有的話。不適用於「社會」或「世界」的大團體中的所謂「陌路人」之間。這老太婆誤把陌路當作家庭了。

    這老太婆原是悖事的,唐突的。然而我卻在想像:假如真能像這老太婆所希望,有這樣的一個世界:天下如一家,人們如家族,互相親愛,互相幫助,共樂其生活,那時陌路就變成家庭,這老太婆就並不悖事,並不唐突了。這是多麼可憧憬的世界!

    第二次冒險[英]狄斯尼

    退休教授安道特是個言語不多的人,然而談及他1944年春的那段遭遇,他會激動得滔滔不絕,我們也會聽得入迷。

    那是在大規模反攻的前夜。盟軍向德軍控制的法國 諾曼底空投了傘兵,安道特就是其中之一。不幸,他在遠離預定地點好幾英里的地方陸。那時候差不多天亮了,那些記熟了的標誌,他一個也沒有找到,也見不到自己的夥伴。

    他懂得,必須馬上找地方隱蔽起來。在熹微的晨光裏,他看見不遠處有一棟小小的、紅色屋頂的農家住宅。他不知道住在裏邊的人是親盟國的呢,還是親德國的,但是總得碰碰運氣。他朝那住宅奔去,一邊溫習出發前剛學會的幾句法語。

    聽到敲門聲,一個年約30歲的法國女人——她長得並不漂亮,但是眼光善良而鎮定——開了門。她的丈夫和三個幼小的孩子坐在飯桌旁邊,驚異地盯他。

    「我是一個美國兵。」傘兵說,「你們願意把我藏起來嗎?」

    「趕快,你得趕快!」做丈夫的說,把這個美國人推進壁爐旁邊一個大碗櫥裏,「砰」的一聲關上櫥門。

    幾分鐘後,六個德國衝鋒隊員衝了進來。他們已經看到這傘兵的降落。這是附近唯一的房子。他們搜查得很徹底,轉眼之間就把這個傘兵從碗櫥裏拖了出來。

    無須履行手續,德國人依照慣例,把女主人的丈夫當場槍斃了。女主人和孩子放聲大哭起來。如何處置俘虜安道特,德國兵卻有一場爭議。由於誰也說服不了誰,只得暫時把他推進一間棚屋裏,把門閂了。

    棚屋後邊,有一個小小的窗口,越過田野就是樹林。安道特蜷身擠出窗口,向樹林奔去。

    從當時的情況看來,逃跑幾乎是沒有希望的。他剛跑進樹林,就聽到周圍追兵的叫嚷聲。他們有條不紊地搜索。抓住他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但傘兵沒有失望。他一回頭又跑進田野,穿過院子。院子裏還躺那個被害者的屍體。這個美國兵再次敲響了他們家的門。

    女人很快地出來。她滿臉蒼白,淚眼模糊。他們面對面,站了一秒來鐘。她筆直地注視這個美國青年的眼睛。他剛才的到來,使她失去了丈夫,孩子們失去了父親。

    「當然,快!」她毫不遲疑地把他送回壁爐邊的碗櫥裏。

    衝鋒隊員再沒有來到這戶農家搜查,因為他們理解不了,人類的精神竟然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度——在作過一次犧牲後,能毫不猶豫地準備作出第二次犧牲。

    第一篇係借老婆婆請求作者幫忙的事,來諷刺現在人們的冷漠和自私.

    第二篇係借作者逃難時,一個不相認的家庭為他作了兩次犧性,來抒發人類可貴的精神.

    資料來源: myself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