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i 發問於 娛樂及音樂電影 · 1 十年前

哈利波特5的內容是甚麼?請詳細點。

哈利波特5的內容。

4 個解答

評分
  •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情節概覽

    本書故事開頭哈利·波特正在德思禮家為了某些事情憂慮。哈利感到相當挫折,因為他不曉得重獲新生的佛地魔有什麼計劃,同時也因為他的朋友們,不肯透過貓頭鷹信差告訴他任何消息。在和姨丈及阿姨吵了一架之後,哈利溜出門在小惠因區閒晃,卻遇見他討人厭的表哥達力。兩人一起回家,催狂魔卻突然現身並且攻擊他們。哈利召喚護法擊退催狂魔,雖然成功拯救達力不被吸走靈魂,但是達力還是呈現失去意識的狀態。 所幸他們的鄰居費太太,及時趕到幫忙。費太太是一名有純正巫師血統的爆竹,一直遵照鄧不利多教授的命令照顧哈利。

    哈利和達力到家後,威農姨丈和佩妮阿姨看到達力失神的情況,狠狠責怪哈利。雖然哈利試圖解釋佛地魔的威脅,但威農姨丈仍舊要哈利滾出去,同一時間,哈利因為違法在校外用魔咒,收到學校來信,要將他從霍格華茲開除,但是哈利又隨即收到好幾封信。其中亞瑟‧衛斯理還有天狼星·布萊克,警告哈利絕對不要離開屋子。新的信件也取消了哈利的開除處分,但是要求他必須出席魔法部的聽證會。最後一封信則是咆哮信,怒吼著說出「佩妮,記住我最後說過的」。一聽到這句話,佩妮阿姨改口堅持哈利必須留下來。

    被鎖在房間幾天後,一群巫師(也就是鳳凰會成員)把哈利接走——其中包括雷木思・路平和瘋眼穆迪。他們把哈利帶到古里某街十二號天狼星家族的房子——這棟房子使用了很多魔法把自己隱藏起來,是最理想的鳳凰會總部。衛斯理一家、妙麗・格蘭傑、和天狼星都已經在那裏了。天狼星被要求不能離開那棟房子,因爲魔法部仍然在搜捕他(參考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哈利在古里某街十二號的人在一起感到既憤怒又暴躁,而為這種情緒火上加油的是,雖然哈利那麼信任他們,但是他們並沒有真誠對待自己。他非常失望榮恩・衛斯理和妙麗·格蘭傑當選了級長,而他沒有。所有人都堅持鄧不利多教授交待的絕對的守口如瓶,這就是爲什麼哈利對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雖然如此,哈利還是成功探聽到了關於上個學年結束之後的最新進展情況。

    雖然哈利和鄧不利多教授都告訴世人佛地魔已經回來了。不過,自以爲是的魔法部,爲了避免公衆恐慌,和他們兩個分道揚鑣,通過巫師報刊預言家日報 聲稱哈利和鄧不利多教授是散佈謊言的瘋子。鄧不利多教授的支持者,重新召集了在上次佛地魔失去魔力前的黑暗時期就已經成立的鳳凰會。不少人加入了鳳凰會,努力把人們從佛地魔的捲土重來和食死徒的威脅下拯救出來。

    哈利受審

    關於哈利是否應該被霍格華玆學校開除的聽證會終於臨近了。整棟房子彌漫招焦慮的情緒,但是他們都堅信哈利會被無罪釋放——他實在很嚴格的情況下使用魔法進行防衛,這種情況是合法的。哈利和亞瑟·衛斯理發現聽證會在沒有及時通知他們的情況下被提前了,而且地點也該在臨近神秘部門的地下室。幸運的是,他們及時到達了那裏——雖然哈利一走進去,就發現他要面對的是整個巫審加碼的正式審判。

    雖然他們試圖嚇唬哈利以及避免讓鄧不利多教授出席聽證會,但是這位擔任霍格華玆校長的老巫師還是來了。阿拉貝拉·費也出庭作證,證實催狂魔是真實的,而不是哈利的想象或者謊言。然後哈利被宣佈無罪。但是,有些事情很奇怪——鄧不利多教授幾乎沒有怎麼注意哈利。哈利離開的時候,見到魯休思・馬份和康尼留斯・夫子正在商議些什麼。雖然亞瑟·衛斯理猜測他在行賄,但是哈利還是感到震驚,因爲魯休思・馬份是一個已知的食死徒。

    回到霍格華玆

    最後,哈利和他的同學回到學校。在霍格華茲特快車上,他們遇到露娜·羅古德, who takes on a prominent role later in the book. At Hogwarts they discover shocking news: Hagrid has not yet returned from whatever task Dumbledore sent him on at the end of last term; 而且他們的新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竟然是桃樂絲·恩不里居, one of the Wizengamot panel members at Harry's hearing. 恩不里居不准學生使用魔法, and it soon emerges that she works for the Ministry of Magic, which has installed her as a teacher at Hogwarts by decree, against Dumbledore's wishes, and in order to impose the Ministry's agenda on the school.

    Once school starts, things happen at a rapid pace. 這一年要考普等巫測, and the teachers push the students hard in preparation. Professor Umbridge gains more and more influence on the school, through a succession of further Decrees passed by the Ministry of Magic, culminating in her appointment as Hogwarts High Inquisitor, and begins to make intrusive and intimidating inspections of teachers and students alike. 榮恩成為魁地奇葛來分多隊的看守手。榮恩接到正在為夫子工作的哥哥派西的信, advises Ron to 'sever ties' with Harry because Harry is allegedly a very dangerous person to fraternize with. He also recommends that Ron report anything unusual to Umbridge, whom he calls 'a very lovely, helpful woman.'

    恩不里居的壓迫

    恩不里居,,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師, is a particularly unpleasant character. In light of her refusal to teach anything useful in her Defence Against the Dark Arts classes, Hermione convinces Harry to give secret lessons to a number of students who want to learn how Defence Against the Dark Arts really works; reluctantly, he agrees, and they all sign a paper stating their intent to never reveal the group to Umbridge.

    Hagrid later returns, looking much the worse for wear. Although he eventually divulges his mission to recruit the giants to the Order's side, he is much more reluctant to come clean about the cause of his injuries. Both he and Professor Sibyll Trelawney are under heavy scrutiny by Umbridge, as she views both of them as incompetent; Umbridge is also prejudiced against "half-breeds," and Hagrid is half-human, half-giant...

  • 1 十年前

    哈利波特 ─ 鳳凰會的密令 

    催狂達力

    炎炎夏日逐漸接近尾聲,令人昏睡的寂靜籠罩著水蠟樹街上一排排方方正正的房屋。往常停在車道上,擦洗得晶亮的車子都蒙上了灰塵,曾經翡翠般碧綠的草坪如今也變成焦黃──因為乾旱,禁止大家使用水管澆水的緣故。被剝奪了洗車和割草權利的水蠟樹街居民全都躲進涼爽的屋內,開大了窗戶,奢望能多攬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涼風。唯一逗留在屋外的,只剩下躺在水蠟樹街四號花壇裡的那一個十來歲的男孩。

    他是一個瘦弱、戴眼鏡的黑髮少年,就像那些短時間內猛然拔高的孩子一樣氣色不大好。他身上的牛仔褲又舊又髒,寬大的T恤已經褪色,腳上的運動鞋鞋面和鞋底分了家。鄰居們都看不慣哈利波特的儀容,他們是那種認為邋遢也應該受法律制裁的人,不過今天傍晚他躲在一大叢繡球花後面,即使來往的路人也看不見他。事實上,只有他的威農姨丈或佩妮阿姨從客廳窗口探頭,直接對著花壇張望才看得到。

    基本上,哈利認為躲在這裡的點子相當不賴。躺在火熱堅硬的地面也許不太舒服,但是相對的,沒有人會怒目瞪他,呼來喝去的不讓他聽新聞,或動不動就惡意的對他提出一堆問題,這些情形在他每次想坐在客廳和阿姨、姨丈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必定會發生。

    七點新聞的片頭音樂傳到哈利的耳中,他的胃抽了一下。說不定今晚──在苦等一個月之後──也許就是今天晚上了。

    哈利向著火紅的黃昏天空,閉上眼睛,新聞主播在播報著:『……最後,目前住在巴恩斯利五羽地區的虎斑鸚鵡斑吉,今年夏天終於想出一個保持清涼的辦法,牠學會滑水了!瑪麗‧杜金斯將會繼續為大家做追蹤報導。』

    哈利張開眼睛,連虎斑鸚鵡的新聞都播了,看來已經沒有其他值得一聽的消息。他小心的翻過身來趴著,用手肘與膝蓋撐起身體,從窗台底下爬出來。

    哈利轉身踏過草坪,跨過花園的矮牆,大步走到街上。他並沒看清楚走的是哪條路,最近他經常在這些街道溜達,他兩條腿會自動帶他到最喜歡去的地方。哈利覺得胃裡面有沉甸甸的感覺,那整個夏天一直縈繞不去的絕望感不知不覺又再度籠罩全身。

    榮恩和妙麗在忙什麼?他,哈利,為什麼不忙?難道他的辦事能力不如他們?他們都忘了他的功績嗎?難道不是他進入那座墓園,親眼看見西追遇害,他又被綁在墓碑上,差點也沒命嗎?

    不要去想那些,哈利這個夏天不下一百次嚴厲的告訴自己,噩夢中經常回到那座墓園已經夠糟,醒著的時候不要再去想它。

    他拐個彎來到蘭月街,沿著狹窄的巷道走著,走到大約一半的路上有一間車庫,他就是在這裡第一次見到他的教父。至少,天狼星似乎還能了解哈利的感受。哈利承認他的信和榮恩與妙麗一樣缺乏有看頭的消息,但至少信中還有提醒他小心謹慎與安慰的字眼,而不是只有令人望而興嘆的暗示。我知道你一定很洩氣……只要守規矩不惹事,一切就OK了……要小心,不要輕舉妄動……

    哈利走過蘭月街,轉進木蘭路,直接朝著漸漸暗下來的遊樂場走去,心想著,他可是(大致上)聽了天狼星的忠告了,至少他一直忍著沒把行李箱綁在飛天掃帚上,自作主張飛去洞穴屋。哈利撐起上身跳過上鎖的遊樂場大門,走過乾枯的草地,園內和四周的街道一樣空盪。他走到鞦韆架旁,一屁股坐上僅剩的一座還沒有被達力和他朋友破壞的鞦韆,他一手抓著鐵鍊,悶悶不樂的盯著地上。

    他不知道在鞦韆上坐了多久,直到有些說話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他才抬起頭來。附近的路燈投射出一圈迷迷濛濛的燈光,隱約照出一票人正穿過公園,哈利知道那些人是誰,為首的毫無疑問是他的表哥達力‧德思禮,他在他那群忠實的跟班陪伴下,準備打道回府了。

    他站起來,伸伸懶腰,佩妮阿姨和威農姨丈似乎認為,只要達力回家,就是大夥都該回家的時刻,稍稍晚一步都嫌太遲。威農姨丈已經威脅過哈利,要是他再比達力晚回家,就要把他鎖在車庫內。因此,哈利打了個哈欠,仍然皺著眉頭,舉步朝遊樂場門口走去。

    木蘭路和水蠟樹街一樣,兩旁矗立著寬大方正的房屋、修剪得非常整齊的草坪,住在這裡的人也都是方方正正的大塊頭,都開著類似威農姨丈那台非常乾淨的大車子。哈利比較喜歡小惠因區的夜晚,黑暗中,家家戶戶自垂掛著窗簾的窗戶透出點點珠寶似的亮彩。他走得極快,木蘭路才走一半,便又看見達力那一票人了,他們正在蘭月街口互道再見。哈利躲入一大片丁香樹影下等候。

    哈利等一票人都各自分手後才走出來。當他們的聲音再一次消失後,他也加快腳步拐進了蘭月街街口,不一會兒他和達力之間已經拉近到喊一聲便可以聽見的距離。達力悠哉遊哉的晃著,口中哼著不成調的歌。

    『嘿,達老大!』

    達力回頭。

    『喔,』他咕噥一聲,『是你。』

    『你當「達老大」多久了?』哈利說。

    『少囉唆。』達力吼著,掉頭就走。

    他們右轉,進入哈利第一次見到天狼星的窄巷,這條巷子是蘭月街與紫藤巷之間的一條小巷弄,現在空無一人,又因為沒有路燈,比起其他街道更顯得黝黑。巷子的一邊是車庫的圍牆,另一邊是高大的圍籬,兩人的腳步聲在中間顯得分外低沉。

    『你以為你帶著那個東西就很了不起了嗎?』過了一會達力說。

    『什麼東西?』

    『那個……那個你藏起來的東西。』

    哈利又露出笑容。『看來你沒那麼笨嘛,達力。不過我想,要是真的笨,你也不會同時又會走路又會說話了。』哈利掏出魔杖,他看到達力側著臉斜睨了它一眼。

    『你沒膽子不用那東西來跟我交手,是吧?到了晚上你就沒這個膽了吧?昨天晚上我都聽到了,你在說夢話,「不要殺西追!不要殺西追!」誰是西追──你男朋友?』達力大聲說。

    『我──你說謊,閉嘴,達力,我警告你!』哈利脫口而出,但他忽然口乾舌燥,他明白達力沒有說謊──不然他怎會知道西追?

    達力往牆角邊後退,哈利的魔杖直指著達力的心臟,他可以感覺這十四年來對達力的仇恨正在血管裡猛烈衝撞──何不現在就給他一個迎頭痛擊,好好徹底教訓一下達力,叫他爬回家,像昆蟲,嚇到啞,長出觸角來……

    達力忽然神情怪異的倒抽一口氣,彷彿整個人浸到了冰水裡。

    夜色中怪事發生了,原來布滿星星的靛藍色天空,忽然變成一片漆黑,所有的光線──星星、月亮、巷子兩端迷濛的路燈,這時都消失不見。遠處車輛經過和樹木呢喃的聲音,也都沒了。悶熱的夜晚剎那間變成刺骨的寒冷。他們被密不透氣的寂靜黑暗層層包圍,彷彿有一隻巨人的手在整條巷道上罩了一塊厚厚的、冰涼的黑幕,遮斷他們的視線。

    儘管哈利一直努力克制,一瞬間,他仍以為自己在無意間施了魔法──然後理智使他認清事實──他還沒有能力熄滅星星。他轉頭左看右看,希望能看出什麼,但黑暗像一塊毫無重量的面紗,遮蓋住他的雙眼。

    哈利文風不動的站著,兩隻看不見東西的眼睛左右轉動。四周冷得他全身發抖;他的手臂冒出雞皮疙瘩,脖子後面的寒毛也立了起來──他把眼睛睜到最大,盯著四周看,仍舊什麼也看不見。不可能,牠們不可能在這裡,不會來到小惠因區,他豎起耳朵,在看到牠們之前,會先聽到聲音……

    巷子裡除了他們兩人外,還有其他東西。那個東西正發出長長的、粗啞的、呼嚕呼嚕的呼吸聲。哈利驚駭莫名,在寒冷的空氣中瑟瑟發抖。

    砰!一隻拳頭擊中哈利的腦袋,把他擊倒在地上。他眼前冒出白色的小星星。下一秒鐘,他已重重的跌坐在地上,魔杖飛出了他的手掌。

    『你這個白癡,達力!』哈利大叫。他聽到達力跌跌撞撞的跑開,卻又撞上巷內的圍牆摔倒在地上。『達力,回來!你正對著牠的方向在跑啊!』

    他聽到一聲恐怖的尖叫,達力的腳步聲停了下來。哈利感覺背後有一股刺骨的寒意逐漸逼近,這代表一件事,牠們不止一個。

    哈利一把抓起魔杖,爬起身子,轉頭過去。他的心一揪。一個戴著頭罩的高大身影正緩緩的滑過來,牠在地面上飄浮,斗篷底下根本看不見腳或臉,牠一面移動,一面在黑暗中猛吸。哈利嚇得連退幾步,舉起魔杖。

    『疾疾,護法現身!』

    魔杖頂端射出一縷銀色的氣體,催狂魔的速度減慢,可是魔咒並沒有完全奏效。一雙灰暗、瘦巴巴、長滿疙瘩的手從催狂魔的斗篷裡面伸出來,伸向他。哈利的耳朵裡塞滿了急促的聲響。催狂魔死屍般冰冷的腐臭味灌進他的肺,快要把他淹沒了──想……想點快樂的事……在他用力呼吸的當兒,榮恩和妙麗的臉龐清晰的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疾疾,護法現身!』

    一頭巨大的銀色雄鹿從哈利的魔杖尖端猛然跳出,牠的鹿角正對著催狂魔的心臟部位插進去,催狂魔被這股力量衝撞得往後退,輕飄飄的,彷彿黑暗一般毫無重量,雄鹿一直往前衝,催狂魔一路敗退,最後像蝙蝠般飛走了。

    『這邊!』哈利對雄鹿大聲發喊,然後一個轉身往巷子裡跑去,點亮的魔杖舉得高高的。『達力?達力!』

    達力蜷縮在地上,兩條胳臂緊摀著臉。另一個催狂魔蹲在他的上方,瘦削有力的雙手抓住他的手腕,慢慢的,幾乎是深情款款的將它們掰開,催狂魔低下頭,像要親吻似的,貼近達力的臉。

    『上去!』哈利大聲喊,他變出來的銀色雄鹿大吼一聲,喀噠喀噠從他身邊衝過去。當雄鹿的銀角刺進催狂魔的身體時,牠那沒有眼睛的臉距離達力的臉已經不到一吋,催狂魔被雄鹿拋到半空中,消失在黑暗裡,雄鹿慢慢往巷子底跑去,融入了一片銀色的霧氣中。

    月亮、星星、還有路燈,此時都一一恢復光明,一陣溫暖的微風吹進巷子。附近花園的樹木又發出沙沙的響聲,蘭月街上車輛來往的聲音又布滿空氣中。哈利簡直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催狂魔在這裡,在小惠因區。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響亮的腳步聲。他本能的又舉起魔杖,他們那位怪鄰居費老太太正上氣不接下氣的出現在哈利眼前,腳上一雙格子地毯拖鞋只套了一半。哈利趕緊把他的魔杖藏起來,可是……

    『別收啊,傻孩子!』她尖聲說道,『萬一牠們又來了怎麼辦?喔,我要殺了蒙當葛‧弗列契!』

    資料來源: 網址
  • 1 十年前

    (上冊)一個酷熱的暑假夜晚,催狂魔竟然出現攻擊達力和哈利,情急之下,哈利不得不打破未成年巫師使用魔法的限制規定,發出護法咒擊退了催狂魔,但卻也因此面臨被學校開除的危機…。另一方面,與魔法部分道揚鑣的鄧不利多,決定重新啟動多年前為對抗佛地魔所成立的地下組織──鳳凰會,秘密的進行多項任務……

    (下冊)正當霍格華茲所有五年級學生都在參加最重要的『普等巫測』時,哈利卻恍恍惚惚的進入了詭譎的夢境。突然之間,哈利從桌上跌落地面,醒了過來,卻仍舊不停的叫喊著!他的傷疤著火了,在他四週,整個大廳也跟著爆發混亂…。就在這一片紛紛擾擾之際,鄧不利多被解除了校長職務,連麥教授和海格也走了,取而代之的是魔法部的勢力箝制。難道,分類帽的預言真的來臨了?

    閱讀特快車

    催狂達力

    炎炎夏日逐漸接近尾聲,令人昏睡的寂靜籠罩著水蠟樹街上一排排方方正正的房屋。往常停在車道上,擦洗得晶亮的車子都蒙上了灰塵,曾經翡翠般碧綠的草坪如今也變成焦黃──因為乾旱,禁止大家使用水管澆水的緣故。被剝奪了洗車和割草權利的水蠟樹街居民全都躲進涼爽的屋內,開大了窗戶,奢望能多攬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涼風。唯一逗留在屋外的,只剩下躺在水蠟樹街四號花壇裡的那一個十來歲的男孩。

    他是一個瘦弱、戴眼鏡的黑髮少年,就像那些短時間內猛然拔高的孩子一樣氣色不大好。他身上的牛仔褲又舊又髒,寬大的T恤已經褪色,腳上的運動鞋鞋面和鞋底分了家。鄰居們都看不慣哈利波特的儀容,他們是那種認為邋遢也應該受法律制裁的人,不過今天傍晚他躲在一大叢繡球花後面,即使來往的路人也看不見他。事實上,只有他的威農姨丈或佩妮阿姨從客廳窗口探頭,直接對著花壇張望才看得到。

    基本上,哈利認為躲在這裡的點子相當不賴。躺在火熱堅硬的地面也許不太舒服,但是相對的,沒有人會怒目瞪他,呼來喝去的不讓他聽新聞,或動不動就惡意的對他提出一堆問題,這些情形在他每次想坐在客廳和阿姨、姨丈一起看電視的時候必定會發生。

    七點新聞的片頭音樂傳到哈利的耳中,他的胃抽了一下。說不定今晚──在苦等一個月之後──也許就是今天晚上了。

    哈利向著火紅的黃昏天空,閉上眼睛,新聞主播在播報著:『……最後,目前住在巴恩斯利五羽地區的虎斑鸚鵡斑吉,今年夏天終於想出一個保持清涼的辦法,牠學會滑水了!瑪麗‧杜金斯將會繼續為大家做追蹤報導。』

    哈利張開眼睛,連虎斑鸚鵡的新聞都播了,看來已經沒有其他值得一聽的消息。他小心的翻過身來趴著,用手肘與膝蓋撐起身體,從窗台底下爬出來。

    哈利轉身踏過草坪,跨過花園的矮牆,大步走到街上。他並沒看清楚走的是哪條路,最近他經常在這些街道溜達,他兩條腿會自動帶他到最喜歡去的地方。哈利覺得胃裡面有沉甸甸的感覺,那整個夏天一直縈繞不去的絕望感不知不覺又再度籠罩全身。

    榮恩和妙麗在忙什麼?他,哈利,為什麼不忙?難道他的辦事能力不如他們?他們都忘了他的功績嗎?難道不是他進入那座墓園,親眼看見西追遇害,他又被綁在墓碑上,差點也沒命嗎?

    不要去想那些,哈利這個夏天不下一百次嚴厲的告訴自己,噩夢中經常回到那座墓園已經夠糟,醒著的時候不要再去想它。

    他拐個彎來到蘭月街,沿著狹窄的巷道走著,走到大約一半的路上有一間車庫,他就是在這裡第一次見到他的教父。至少,天狼星似乎還能了解哈利的感受。哈利承認他的信和榮恩與妙麗一樣缺乏有看頭的消息,但至少信中還有提醒他小心謹慎與安慰的字眼,而不是只有令人望而興嘆的暗示。我知道你一定很洩氣……只要守規矩不惹事,一切就OK了……要小心,不要輕舉妄動……

    哈利走過蘭月街,轉進木蘭路,直接朝著漸漸暗下來的遊樂場走去,心想著,他可是(大致上)聽了天狼星的忠告了,至少他一直忍著沒把行李箱綁在飛天掃帚上,自作主張飛去洞穴屋。哈利撐起上身跳過上鎖的遊樂場大門,走過乾枯的草地,園內和四周的街道一樣空盪。他走到鞦韆架旁,一屁股坐上僅剩的一座還沒有被達力和他朋友破壞的鞦韆,他一手抓著鐵鍊,悶悶不樂的盯著地上。

    他不知道在鞦韆上坐了多久,直到有些說話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沉思,他才抬起頭來。附近的路燈投射出一圈迷迷濛濛的燈光,隱約照出一票人正穿過公園,哈利知道那些人是誰,為首的毫無疑問是他的表哥達力‧德思禮,他在他那群忠實的跟班陪伴下,準備打道回府了。

    他站起來,伸伸懶腰,佩妮阿姨和威農姨丈似乎認為,只要達力回家,就是大夥都該回家的時刻,稍稍晚一步都嫌太遲。威農姨丈已經威脅過哈利,要是他再比達力晚回家,就要把他鎖在車庫內。因此,哈利打了個哈欠,仍然皺著眉頭,舉步朝遊樂場門口走去。

    木蘭路和水蠟樹街一樣,兩旁矗立著寬大方正的房屋、修剪得非常整齊的草坪,住在這裡的人也都是方方正正的大塊頭,都開著類似威農姨丈那台非常乾淨的大車子。哈利比較喜歡小惠因區的夜晚,黑暗中,家家戶戶自垂掛著窗簾的窗戶透出點點珠寶似的亮彩。他走得極快,木蘭路才走一半,便又看見達力那一票人了,他們正在蘭月街口互道再見。哈利躲入一大片丁香樹影下等候。

    哈利等一票人都各自分手後才走出來。當他們的聲音再一次消失後,他也加快腳步拐進了蘭月街街口,不一會兒他和達力之間已經拉近到喊一聲便可以聽見的距離。達力悠哉遊哉的晃著,口中哼著不成調的歌。

    『嘿,達老大!』

    達力回頭。

    『喔,』他咕噥一聲,『是你。』

    『你當「達老大」多久了?』哈利說。

    『少囉唆。』達力吼著,掉頭就走。

    他們右轉,進入哈利第一次見到天狼星的窄巷,這條巷子是蘭月街與紫藤巷之間的一條小巷弄,現在空無一人,又因為沒有路燈,比起其他街道更顯得黝黑。巷子的一邊是車庫的圍牆,另一邊是高大的圍籬,兩人的腳步聲在中間顯得分外低沉。

    『你以為你帶著那個東西就很了不起了嗎?』過了一會達力說。

    『什麼東西?』

    『那個……那個你藏起來的東西。』

    推兩個非常好的哈利波特網站!

    哈利波特仙境--HTTP://WWW.HPFL.NET

    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三月台--http://www.crown.com.tw/harrypotter

    希望能夠幫到你!

  • 1 十年前

    書  名 哈利波特 ─ 鳳凰會的密令 

    作  者 J.K. 羅琳 J.K. Rowling

    出版社 皇冠文化 電腦編號 375079

    類 別 英國小說 開 本 25開

    系列名稱

    CHOICE系列 定 價 台幣:619 元

    ISBN 957-33-1986-1 港幣:198元

    譯 者 皇冠編譯組 頁 數 頁

    C I P 出版日期 92年09月29日

    關於內容

    --------------------------------------------------------------------------------

    ◎英文版發行首日即飆破1300萬冊天量!

    ◎亞馬遜網路書店刷新130萬本預購空前紀錄!

    ◎《哈利波特》全系列銷量突破2億本大關!

    (上冊)一個酷熱的暑假夜晚,催狂魔竟然出現攻擊達力和哈利,情急之下,哈利不得不打破未成年巫師使用魔法的限制規定,發出護法咒擊退了催狂魔,但卻也因此面臨被學校開除的危機…。另一方面,與魔法部分道揚鑣的鄧不利多,決定重新啟動多年前為對抗佛地魔所成立的地下組織──鳳凰會,秘密的進行多項任務……

    (下冊)正當霍格華茲所有五年級學生都在參加最重要的『普等巫測』時,哈利卻恍恍惚惚的進入了詭譎的夢境。突然之間,哈利從桌上跌落地面,醒了過來,卻仍舊不停的叫喊著!他的傷疤著火了,在他四週,整個大廳也跟著爆發混亂…。就在這一片紛紛擾擾之際,鄧不利多被解除了校長職務,連麥教授和海格也走了,取而代之的是魔法部的勢力箝制。難道,分類帽的預言真的來臨了?

    〔閱讀特快車〕

    關於書評

    --------------------------------------------------------------------------------

    【好書情報雜誌】:『羅琳的確是說故事的高手,總是有層出不窮、讓讀者驚奇不已的新鮮玩藝;但她最厲害的本事,是成功的讓哈利邁向成熟,從一個飽受欺淩的瘦弱小男孩,變成一個憤世忌俗的青少年。看哈利向偽善的成人世界開火!讓你無法放下的好書!』

    【英國衛報】:『若用一句話來簡述哈利波特第五集,那就是:「一個吻、一個死亡和一個秘密。」……第五集的出版在在證明了,羅琳真是個很難不讓人喜歡的作者……她是真正高明的系列小說作家,書中交互穿插的回顧與線索,關係錯綜複雜的新舊人物,佈局精妙!』

    【圖書館期刊】:『本集的精髓在於一名年輕巫師在情感與認同之間的掙扎……哈利的成長蛻變,使得這個以魔法和神秘著稱的故事,更加豐富引人!』

    參考資料:

    哈利波特 ─ 鳳凰會的密令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