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知識+ 將於 2021 年 5 月 4 日 (美國東岸時間) 停止服務。從 2021 年 4 月 20 日 (美國東岸時間) 起,Yahoo 知識+ 網站將轉為僅限瀏覽模式。其他 Yahoo 資產或服務,或你的 Yahoo 帳戶將不會有任何變更。你可以在此服務中心網頁進一步了解 Yahoo 知識+ 停止服務的事宜,以及了解如何下載你的資料。

? 發問於 娛樂及音樂電視其他 - 電視 · 1 十年前

紫釵記曲詞

紫釵記曲詞,唔該

更新:

紫釵記ga劍合釵圓~

2 個解答

評分
  • ?
    Lv 6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紫釵記之劍合釵圓

    (黃衫客首板一句)梁園步縱。(拉李益同上介)

    (李益作哀求狀滾花下句)黃衫未解人情險,哀我身如落網鴻。君虞不是負心人,待訴憂愁千萬種。

    (黃衫客白)罷了,罷了,罷了,我一不聽忘情語,二不聽負心言,結髮夫妻賠還不是便了。(滾花下句)念她病倚危欄長盼望,似飛花欲墜怯寒風。十郎稍候在庭前,待我先將喜訊來傳送。(行入一步,被藥氣所薰,掩鼻介白)唔...可憐可憐...可憐庭院荒蕪,祇剩得一園藥味。

    (老夫人輕輕飲泣介)

    (黃衫客白)哦,原來藥爐之畔,坐有一位白髮老婆婆,待俺上前問個明白。老安人請了。

    (老夫人白)請問客官到此何為呀?

    (黃衫客白)此處可是勝業坊梁園呀?

    (老夫人白)正是。

    (黃衫客白)可有霍小玉其人嗎?

    (老夫人白)小玉嘛...(悲不成聲介)

    (黃衫客口古)老安人,草木枯,尚有逢春之日,家零落,尚有運轉之時,哦,你莫非見得田舍荒蕪,故把哭聲一縱哩。

    (老夫人悲咽口古)唉,老身六十年來,都未嘗在人前哭過,

    今日小女病危之際,我才有痛哭之聲,我哭小玉命如花薄,不料狀元也是浪蝶狂蜂。

    (黃衫客口古)唉,老安人,你又駛乜咁傷心,小玉雖云薄

    命,都尚有慈母相依為命呀,睇你白髮蒼蒼,尚為個女兒煮藥當爐,小玉又點捨得永別娘親,將生命輕輕斷送呢又?

    (老夫人喊介口古)唉,你唔知嘅叻,傷心病婦,連自己身子都唔顧,重點會體念親心呢,自從小玉起病嘅時候,朝一劑當歸,晚一劑當歸,既不延醫,又不分寒熱,佢性情孤僻到無人同架。

    (黃衫客嘆息白)當歸當歸,十郎正當歸來了。(滾花下句)莫怨精衛終無填海力,且看媧皇自有補天功。(行出拉李益入介

    白)十郎進來...進來...

    (李益一見老夫人喊叫白)哎吔...六娘...六娘...小玉...小玉呢?

    (老夫人驚介白)唉,十郎...(叫白)小玉...十郎返嚟叻...

    (浣紗聞聲撲出欄杆一望見李益搖撼小玉白)小姐,小姐,姑爺返

    嚟叻...

    (小玉矇朧隱聽喚介禿頭反線二王板面唱)魄蕩魂搖,願泉台埋恨痛,是誰個哭聲驚惡夢。

    (李益喊白)小玉妻,是十郎喚你呀...

    (小玉哭介)

    (李益接唱)三載隔別,冷落梁園鳳,至令愛妻病態沉重。(白)小玉妻,我若非及時而歸,恐怕今生再無相見之日矣...

    (小玉白)冤家...(反線二王上句)相思一載減容光,重結燕巢悲斷夢。三載不回,怕拱木斂魂,埋芳塚。

    (黃衫客乙反木魚)且把薄情人交付與多情種,更將美酒斟來滿玉盅。十郎應把醇醪奉,遠勝當歸藥味濃。(拈杯遞與李益白)十郎,藥須能治病,但唯酒可消憂,一場結髮夫妻, 你奉上一杯,賠過不是,俺告退了。(示意老夫人白)老安人呀,你們都迴避呀...(黃衫客與老夫人浣紗同下介)

    (李益喊白)小玉妻,請你飲過呢杯,就算十郎陪過不是。

    (小玉執杯悲憤白)君虞,君虞,妾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負心若此。韶顏稚齒,飲恨而終;慈母在堂,不能供養。綺羅絃管,從此永休;徵痛黃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當永訣矣。(擲杯於地昏介)

    (李益叫白)小玉...小玉...(起古調「潯陽夜月」唱)霧月抱泣落紅,險些破碎了燈釵夢。喚魂句頻頻喚句卿須記取再重逢。嘆病染芳軀不禁搖動,重似望夫山半崎帶病容。千般話猶在未語中,深驚燕好皆變空。(喊白)小玉妻...

    (小玉迭惘接唱)處處仙音飄飄送,暗驚夜台露凍,讎共怨待向陰司控,聽風吹翠竹昏燈照影印簾攏。(序白)霧夜少東風,是誰個扶飛柳絮。

    (李益序白)是十郎扶你呀。

    (小玉白)唉...生不如死,何用李君關注。

    (李益接唱)願天折李十郎,休使愛妻多病痛。(序白)劍合釵圓,有生一日都望一日呀。(續唱)並頭蓮曾亦有根基種,權勢盡看輕,只知愛情重,與你做過夫妻勝梁鴻。

    (小玉接唱)墳墓裡可盡失相思痛,憎哭聲喊聲將霍小玉叫回俗世中。(序白)生生生,我雖生何所用...(續唱)你再配了丹山鳳,把白玉簫再弄,則怕你紅啼綠怨,由來舊愛新歡兩邊也難容。祝君再結鴛鴦夢,我願乞半穴墳,珊珊瘦骨歸墓塚。

    (李益接唱)雲罩月更迷濛,是誰個誤洩風聲播送,瑤台未有奇逢。

    (小玉序白)你既非負心,勝業坊與太尉府都只是一街之隔唧,你...你胡不歸來呀...

    (李益啾咽接唱)淚窮力竭儼如落網歸鴉困身有玉籠,一朝折翅了怎生飛動。

    (小玉序白)哼,誰信你,想你見我變賣頭上紫釵,都已知我今非昔比。我想那盧家小姐,(接唱)佢在你乘龍日半繞盤龍髻插玉燕釵,腰肢款擺上畫閣中,投懷向君弄髻描容。佢斜泛眼波,微露笑渦,將君輕輕碰。指玉燕珠釵不惜千金買來耀下威風。(白)你又可知新人髻上釵,會向舊人心上刺。

    (李益接唱)郎未變愛,針鋒相迫刺郎未免陰功。

    (小玉悲憤接唱)我典珠賣釵,以身待君,我盼君望君,醉君夢君,你到今竟再婚折害儂。

    (李益接唱)盟誓永珍重,我未負你恩義隆,枕邊愛有千斤重,大丈夫處世做人應知愛妻兼盡忠。

    (小玉覺奇白)真嘅?

    (李益白)係哩...

    (小玉白)哼...(接唱)既盡愛何未潔身自重。

    (李益接唱)咪再錯翻醋雨酸風,當知衷心隱痛。

    (小玉薄怒接唱)侯氏報消息那有不忠。

    (李益接唱)經拒婚摧惡夢。

    (小玉愕然接唱)未信君你入贅繡閣,敢拒附鳳與攀龍。

    (李益接唱)十郎未慣同床異夢,更憶小玉恩深重。

    (小玉漸軟化介接唱)哦...柳底間有摺摺薰風,且聽君將愛頌。

    (李益接唱)日掛中天格外紅,月缺終須有彌縫。(序白)千差萬錯,錯在我吹臺賦詩,有「不上望京樓」之句呀。

    (小玉白)係呀?

    (李益續唱)佢便借詩中意謠言惑眾,有心逼我乘龍,玉燕釵又再相逢,我誓死不向顯貴附從,吞釵拒婚拼命送。

    (小玉序白)哦...十郎...十郎...你可曾為我真個吞釵拒婚,不慕權貴。

    (李益白)正是。

    (小玉白)十郎...若是真情,以釵還我。

    (李益從袖裡拈出紫玉釵交小玉介)

    (小玉拈釵驚喜交集接唱)自釵燕失春風,憔悴不出眾。我再將紫釵弄,漸露笑容。玉潔冰清那許有裂縫,今宵壓髻有紫釵用。(序白)浣紗...浣紗...你...你快取鏡奩脂粉,待我從新插戴啦。

    (浣紗拈鏡奩脂粉上,將脂粉擺好捧鏡介)

    (小玉對鏡手慄慄不能插釵介)

    (李益代小玉插釵序詩白)飄香雲鬢玉釵風,

    (小玉詩白)人面燭光相映紅,

    (李益詩白)別後鉛華今始見,

    (小玉詩白)豈無膏沐為誰容。(接唱)對燭添妝幽香暗送,

    (李益拈鏡接唱)鏡破重圓斜照玉鳳。

    (小玉接唱)月容花色睡眼惺忪。

    (李益接唱)淡抹胭脂為你描容。

    (小玉照鏡接唱)自君愛顧照耀玲瓏。

    (李益接唱)笑倚花間欲迎春風。

    (小玉喘息背李益悲咽吊慢接唱)病喘花間怕君見病容。

    (李益白)伏望捧心有病因郎減。

    (小玉白)但願長留粉蝶抱花叢。

    (李益接唱)晚粧淡素,豐姿綽約,艷如絕世容,玉燕珠釵今生今世莫嘆飄蓬。

    (小玉接唱)三載怨恨盡掃空,雙影笑擁不語中。

    (王哨兒押夏卿上,眾家將拈刀斧跟上,哨兒與眾家將肅立階前,夏卿入介)

    (夏卿拉李益口古)君虞,太尉知你重返勝業坊嘅消息,雷霆震怒,馬上命人安排花燭之筵,叫你歸府就親,唉,恐怕你呢對有情人都怕難以重圓舊夢。

    (老夫人浣紗卸上介)

    (小玉喊介白)十郎夫...

    (李益喊介白)小玉妻...

    (小玉口古) 回想昔日花院盟心之時,我曾有樂極生悲之句,語兆不祥,萬不料應于今日咯。算咯...總之薄命非關郎薄倖,青絲難染狀元紅。

    (王哨兒喝白)太尉爺爺有令,把參軍押返府堂,人來動手。

    (二人將挾持李益介)(小玉連隨跪攬李益喊介)

    (李益快滾花下句)千軍難奪匹夫志,看佢燭花今夜為誰紅。

    (小玉快滾花)願求一死在郎前,不願重嘗分釵痛。

    (王哨兒喝白)人來,把賤人紫釵除下。

    (小玉喊介)

    (哨兒接過紫釵白)押他回府。

    (二家將拉李益下介,小玉一路跪前,被家將一掌打開,老夫人扶住小玉介)(夏卿嘆息與眾家將下介)

    (浣紗入場拉黃衫客上喊白)黃衫爺爺...黃衫爺爺...你為人為到底,送佛送到西,做乜你遲唔醉,早唔醉,遍遍要響呢個時候醉呢,我哋小姐喊得咁慘,你聽唔聽到,李十郎比盧太尉綁 咗返去,你知唔知呀...

    (黃衫客醉白)我知叻...知叻...(睜眼拋酒埕與浣紗接住滾花下句)我祇知醉裏乾坤大,怎料人間苦痛恨重重。霍小玉,你既是狀元妻,豈懼侯門把權勢弄。(白)我把你個霍小玉呀,蠢才。十郎既未負心,你即是狀元之妻啦,妻憑夫貴,藉此大可回復霍王 嘅舊姓,更兼郡主之銜,你應該要戴鳳冠,披霞珮,大搖大擺,擺到太尉府前,分庭抗禮,據理爭夫,就算受屈而死,也死得個光明磊落,某是江湖莽夫,只能忠告,不能奉陪,告別了。(下介)

    (小玉一路聽一路點頭內心介白)唔...分庭抗禮,據理爭夫?

    (老夫人勸止白)小玉...算咯...算咯...你何苦要螳臂當車,自尋死路呢...

    (浣紗悲咽口白)一千日都係個黃衫客累咗你,如果佢唔將姑爺拉返嚟,倒還乾乾淨淨。

    (小玉凝思苦笑,自言目語介白)好呀...(滾花下句)鳳冠霞珮闖進侯門去,我心如日月氣如虹。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