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作文

可唔可以幫我寫份唐山大地震要扮演死者家屬/生還者的作文(不少於400字)

請幫幫我!!!!!!!!!!!!

2 個解答

評分
  • 1 十年前
    最愛解答

    唐山大地震可說是上一世紀損害最嚴重的地震,死亡人數高達二十四萬多人。即使對近代史毫不認識的我,單從數目的巨大已能略知其毀滅性。作者錢鋼,在記載這件災難時,並沒有以悲天憫人、具強烈主觀色彩的手法去處理,反而利用冷靜客觀的態度去記述。我們稱之為報告文學。其特點就是尊重事實的真相,不作誇大失實的描寫。

    以上所述的寫作手法,在我中五的會考時已經唸得滾瓜爛熟了。本文還運用了各種文學手法,如以感情滲入於客觀的描寫、而不論寫人或是寫景均能以詳而不贅的文句表達。而較低層次的手法如排比、襯托、反問、象徵等等,在文中亦隨處可見,故不便多述。我認為閱讀此書的重點,應在學習從歷史中看世界和感染一下人性的善惡等等,不宜投放太大的著眼點於分析寫作技巧。始終作為中學生的我,文學技巧大多從作者錢綱一類曾在教科書中見過他們的文章上學回來,根本沒有資格和能力去評價甚至分析其用法,極其量的只能說道:「這個很好、這個也是不錯……」如果要這樣去寫的話,我便寧可不寫……

    不知道自己是否天生缺乏情感,悲壯的情節我是看不懂的,故此今年度,我會選擇以客觀理性的分析去閱讀此書。在這份報告中,我將會分成三個主題,包括「因果關係」、「英勇的人民」和「從唐山看因果關係

    地震的成因,在人類的歷史上,認識還是十分之少。究竟震前有甚麼先兆能夠被人類準確地預報大震的震中和烈度呢?在書中作者從以下兩個角度去分析。

    首先是科學的角度。在第七章「大震前後的國家地震局」披露了震前國震局對唐山大地震的預報情況。文中提到一九七五年二月四日於海城的七點三級地震,詳細的內容我不便覆述,但重要的是,經過這一次成功的防震後,預報地震,這一項似乎是極為艱巨的任務,忽然之間變成了中國人的驕傲(成功預報七級以上大震是世界的首次,而一位美國記者更將這次海地預報稱為「科學的奇跡」)。一下子,這次預報令一眾國內的地震工作者捧到輝煌的頂峰,卻沒有想到,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狠狠地、毫無憐憫地,將他們推落黑洞洞的深淵裏去。

    這次的成功預報,確使到防震工作者的工作稍為放鬆起來。毫無疑問,這些彩旗、鼓樂、美酒般的讚美,使到科學家醉了。

    更為重要的是,這到科學家「陶醉」在他們認為絕對正確的研究上,而忽略了本身的研究還是基於一些經驗的規律(Empirical regularity)。根據一些未被正式實證的理論去進行預報本身就存在風險。結果,在唐山大地震上,只能作出令人民大為失望,甚至憤怒的預報。在中期預報為約五級,但實為七點八級;而在臨震預報的決斷上更是徹底的失敗(震中不清、震前沒甚警告過)。

    如果有留意到書中提及的地震工作者耿慶國在唐山大地震的預報上根本沒有運用到任何能說服他人唐山將有大震的理論,唯一的憑證便是他自己主觀的感覺。而最終只能提醒家中兩老,避過是次大劫。這是可悲的結局,一個科學家既知大震將至,卻未能說服他人,以致死傷無數。科學落後,使到地震工作者的預報只能像文中提到部分中學生聲稱成功預報大震沒有兩樣—只能依賴運氣而矣。

    談到不科學的預報,便不禁要談到書中所述震前的那些異樣。甚麼大自然警告、動物世界大逃亡、潮水異常等等。至今也沒有科學家能為這些現象加以解釋。在這個問題上,我曾與同學們展開過激烈的爭辯。我認為這些不能被證明是有關的異變,在缺乏客觀比較(正常與震前的分別)下,實在難以服眾。作者在文中的多番引述,不知是他的個人意向還是直述而矣實在無從得知,但過量的渲染只會令活於地震帶下的人民杯弓蛇影,經常活在惶恐之中,大大影響了正常的經濟活動。

    在缺乏預報的情況下,大震的破壞是無法想象的。

    既然有上文所述的「因」,便自然地有以下的「果」。據作者所述,是次大震的威力足以「媲美」400枚原子彈同時爆發。在二次大戰中日本發生的兩次原爆,可算是咎由自取,但是,是次受害的中國同胞又犯了甚麼大錯而要受如此悲痛的災難?

    以下是一些破壞後的統計數字:

    死亡:二十四萬二千七百六十九人

    重傷:十六萬四千八百五十一人

    六十八萬平房有六十五萬倒下

    僅僅數分鐘的大震,便將多年的建設毀滅得一乾二凈,而更最要的,是那數十萬死傷的無辜人民的性命。唐山是當時中國的一個工業重鎮,所生產的煤佔全國的二十分之一,而經濟產值更佔全國百分之一,但人口只是全國的千分之一。從經濟的角度去衡量是次的大震,足以比得上一次戰爭。

    如果用預測大震所投資的成本與一次的大震的損失去比較,相信再沒有人會懷疑防震的重要性。中國的科技由西方的工業革命起便一直大量落後於西方,預報失準也是可預料的(除了那次海城的巧合)。記得兩千多年前漢代科學家張衡已發明所測震中方向的候風地動儀,可笑的是,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大地震在發生後仍未能找到震中,需要到派人到四方八面搜尋……相信是次的大毀滅後,中國真的能認真注視科學的重要性。

    我個人並不反對以經濟的角度去考慮防震的重要性,因為相信每一個地區去衡量防震的重要時,必定以可能的經濟損失去作考慮。然而,大地震的經濟破壞是可計算的,但那些唐山人呢?是次的地震對無論是恐難者或是倖存者的傷害,卻是無法估計的。

    現在」。現在先讓我談談地震的「因與果」。 ........

  • 1 十年前

    自己既文自己作!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