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發問於 社會與文化語言 · 2 十年 前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俗諺說:「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這句是什麼意思?這句話的典故為何?為啥會有這一句?

1 個解答

評分
  • 匿名
    2 十年 前
    最佳解答

    爛柯山久享盛名,在今衢州市附近。那裏有後人增補的石刻對子,“入山道道通奇觀,進洞人人似神仙”,較之爛柯山那深沉的典故,這對聯淺俗得小兒科了。

    爛柯山之有名氣,緣於晉人王質上山伐木,遇仙觀棋忘返,而斧柯爛掉的故事。

    因為那古遠的故事,爛柯山是一座令人感傷的山。

    南北朝時期任的《述異記》裏面說:“晉王質入山採樵,見二童子對奕。童子與質一物,如棗核,食之不饑。局終,童子指示日:汝柯爛矣。質歸鄉里,已及百歲。”

    這一段故事很有意思,妙處在亦玄遠,亦溫馨,亦感嘆深沉。以今天科學的觀點來分析,好像站不住腳,但在事實上或心理方面具有相當的存在價值,並非毫無根據的囈語。

    這個故事中的主人公王質,在山上只看了一局對弈,而柴斧上的結實木柄就已腐朽斷爛,回到家裏,百來歲了。這種情形在我國古代大量神話故事中,本不算希奇。但其共同強調的,卻都是所謂“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這樣強大的時間衝擊波。

    朱熹有感於此,有詩嘆道:

    局上閒爭戰,人間任是非。

    空叫禾樵客,爛柯不知歸。

    孟郊《爛柯石》感慨似乎更為深鬱:

    仙界一日內,人間千歲窮。

    雙棋未遍局,萬物皆為空。

    樵客返歸路,斧柯爛從風。

    唯餘石橋在,猶自淩丹虹。

    記載此事的另一版本,是酈道元的《水經注》,他說:“信安有懸室,晉中朝時,有民王質伐木至石室中,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質因倚柯聽之……童子云:‘汝來已久,可還。’質取斧,柯已爛盡,便歸家……計已數百年。”

    與此異曲同工的,乃美國前期浪漫主義作家華盛頓·歐文的不朽傑作。他的傳奇小說《李泊大夢》是以紐約的哈得遜河谷作背景,凸顯了新大陸的傳奇色彩和浪漫氣息。《李泊大夢》中寫一個農民李·普凡·溫克爾上山打獵,遇見一群玩九柱戲的人,溫克爾喝了他們的酒,沉睡了二十年,醒來下山,見城市、村莊面目全非。李泊對世界已發生巨變茫無所知,時間在這裡制約人的一切行為。

    絕妙和深刻之處在於,他一夜醒來之後,世上已經是二十年之後了。山水依然,村路如故,但是那間村亢]的匾額,已從英王喬治三世像,變成了“大將華盛頓”。早年坐在這裡的村民始終是倦容滿面、無所事事的樣子,現在則氣概昂然,言論鋒利,所談論的,都是自由、議會、選舉、民主、民權等等他這個“隔世之人”所一無知解的概念。懵懂之間,他不知道這世界是否給妖術所變遷,或有另一種滄桑?作者的高明在於,他把變化的契機安排為專制與民權時代的交替,劃時代的分水嶺標誌,特別的醒目。

    這種一睡多少年,醒來則“城郭人民半已非”的情形,屬於童話學裏的“仙鄉淹留型”,舊時兒童的描紅格有五言詩:“王子去求仙,丹成十九天。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也是這一類的故事。但是《李泊大夢》還有人生哲學之外更為超越的地方,因為它深藏著對制度的選擇理念。當二十年過去,他回到小村莊的時候,問及一朋友,則雲死矣,墳上木已拱矣。又一朋友,則在獨立戰爭中有戰功,已為將軍,入議院為議員了。世局變幻如是,孤單無依的畸零之感,一下子涌上了老人的心頭。慢慢地,他稍微適應了這樣的隔世的生活,頭腦略為轉變過來。

    最為慶倖的是,他那兇悍的妻子歸西多年,當人們也理解他的傳奇故事時,那些家有悍妻的人,也都願意飲其酒,做其夢,盼望重溫其經歷,目的就是逃避閨房的專制。所以在小說開頭,作者大寫其家庭的躁動,妻子的詈罵陰損,難以通融,不為無意,蓋其為美國獨立過程之一種象徵耳。

還有問題嗎?立即提問即可得到解答。